深圳管铁流律师网

guantieliu.fabao365.com
我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萃 > 正文

刘汉黄命悬一线,社会救助正当其时

2009-09-29 23:05:19 来源:管铁流律师


刘汉黄命悬一线,社会救助正当其时

      

    

    彻夜难眠。

    9月7日的庭审,激情未消,9月8日,又得知成都孙伟铭、广东黎景全二审均被判无期的消息,更有最高人民法院权威人士表态:“醉酒驾车行为人应依法赔偿由于其犯罪行为而使被害方遭受的经济损失。行为人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不影响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行为人认罪、悔罪,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并因此得到被害方谅解的,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犯罪行为所造成的危害,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http://news.ifeng.com/mainland/200909/0908_17_1339729.shtml)

    两相对比,一般人都可看出:在刘汉黄案与孙伟铭案中,首先在主观方面,刘系故意伤害,且受害方有明显过错,案发当时刘高度激动,不排除精神失常,精神病人不负刑事责任是我国刑法明文规定的,激情犯罪在国外一般会减轻处罚在国内学界则也力主从轻或者减轻量刑;而孙系间接故意危害公共安全,路人完全元辜,且案发当时孙系醉酒驾车,醉酒的人负完全刑事责任同样是我国刑法明文规定的;其次,客观方面,刘致两死一伤,孙致四死一伤,所以无论是社会危害性还是主观恶性,刘汉黄均不及孙伟铭。现在,发生在前的孙伟铭案很大程度上因为一审被判死刑后其父积极筹款赔偿受害方,并获得受害方谅解,最终硬是在二审被改判,而且一改就是“无期”,连死缓都免了。而最重要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黄尔梅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态,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并获其谅解的,人民法院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结合最高人民法院从2007年收回死刑核准权及其他近年来的一系列举措,充分表明了最高审判机关日益严格控制死刑的趋势。

    所以说,孙、黎二案的改判,也向刘汉黄案发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倘使刘汉黄及其家庭能向被害方提供一定的赔偿并获其谅解,则其免予一死并非没有可能,甚至可以说大有希望!

    但时至今日,谁都知道以刘家经济现状,不要说提供不啻天文数字的赔偿款,就算是维持正常生活,保证刘汉黄今后服刑改造的必要的生活所需,都已经是勉为其难了。所以才有庭审结束,刘汉黄当庭一跪,其无奈无助亦悔亦痛之切,催人泪下。

    然而话说回来,毕竟,刘汉黄冲天一怒,已致台胞两死一伤,用刘汉黄自己庭上的话说:他们也是打工的,我也不想捅死他们,我也愿意赔偿,但我现在实在没有这个能力。死亡断非刘汉黄所愿,然惨剧已成,生者所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尽力在经济上做些弥补,这样才能给受害方家属一定的慰籍。这既是作为加害人的刘汉黄所能做所应做的,同时也是刑法在调整社会秩序时所倡导的。

    得知孙伟铭二审改判无期和最高人民法院的表态,作为刘汉黄的辩护律师,我分明看到了阴云密布的天边豁开了一线亮光。我赶紧给之前表示过要资助刘汉黄的朋友电话联系,但几个电话下来,心却凉了。

    一个朋友说:我们确实愿意提供资助,但只限于给刘汉黄弟弟提供上大学的费用。

    一个朋友说:我们也很愿意帮助刘汉黄,但我们的钱只能被用于解决刘汉黄家庭生活困难,要赔给对方,我们不能接受。

    还有一个朋友说:我们也想帮助,但我们真的不方便,这事太敏感。

    ……

    彻夜难眠!

    作为辩护律师,我可以放下其他一切事务全力以赴从法律上为刘汉黄争取权益,包括放弃到手的其他业务,但在赔偿问题上,我却无能为力,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抛现于眼前的希望,却又眼睁睁地看着它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消逝而恨恨地离去。不!刘汉黄不愿意,我也不愿意,我想,了解真实情况了解形势的每一位社会热心人士都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幅尴尬的情景。

    刘汉黄之所以愤而伤人,是因为工伤赔偿久拖不决以及由此而来的厂方刁难,而如果有他选择的机会,他如何会进到一个连冲床培训和工伤保险都不能提供的工厂?而如果他有起码的经济来源,面对一再降临的屈辱,他又如何会一忍再忍?归根到底,贫穷是导致刘汉黄走投无路挥刀相向的一个要因,尽管贫穷绝对不是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

    而今天,情势却再一次将同样的尴尬处境摆在面前,只是,这一次,不是刘汉黄一个人,每一个关注刘汉黄案件的朋友,此时此刻都面临着抉择:帮助刘汉黄赔偿,汉黄兄弟的命就有可能获保,否则,杀人偿命就不再仅仅是一条未必合理的古训,受害方严惩凶手的要求势将获得合乎正义的基石。

    所以,我只能奉劝朋友:如果你真想帮助刘汉黄,请你将资助刘汉黄弟弟上大学的费用奉献出来,人命关天,刘汉黄弟弟也肯定不愿意放着哥哥的性命不救去上什么大学。

    所以,我只能奉劝朋友:如果你真想帮助刘汉黄,请你将资助刘汉黄家庭生活的费用奉献出来,人命关天,刘汉黄父母再穷再苦也要保住儿子性命,人这一辈子图个啥哟。我们的救助并非去满足不义之欲利权之威,而只是舔抚受害者的创伤搭救无奈者的绝望,并努力为缺失的社会救助做一点点的自我救赎。

    所以,我更要大声疾呼:人们呵,生命于每个人只有一次,请暂时放下一切纷争,伸出你的手,你的一分一厘,都将为刘汉黄生命无价构筑起社会的友爱的坚实基夯,这,才是和谐社会所应有的人伦之乐。

    救救刘汉黄!

大家都在看

对人社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

二、《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认定,应当以有关机关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或者

时评律师
更多>

安庆小伙高温加班12小时死事件分析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雷政富重庆受审:借款行为是否构成受贿?

时评律师:高文龙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

从刘志军案看职务犯罪的预防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阴阳购房合同效力如何认定

时评律师:李顺涛

擅长领域:医疗事故  交通事故  婚姻家庭  遗产继承  劳动纠纷  合同纠纷  罪与非罪  债权债务  房产纠纷

厦门brt爆炸案赔偿方案分析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