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管铁流律师网

guantieliu.fabao365.com
我的位置:首页 > 损害赔偿 > 正文

因工外出遇车祸死亡,交通、工伤双获高额赔偿

2009-09-29 18:14:35 来源:管铁流律师


因工外出遇车祸死亡,交通、工伤双获高额赔偿

     

案情简介: 

田某于2005年5月进入佛山市南海区大沥圆山不锈钢有限公司(台资企业,以下简称“圆山公司”)工作,任职副总经理,主管公司生产与市场开发,月工资5000元,当月发放3500元,其余1500元/月年终一次性发放,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圆山公司未为田某办理社会工伤保险。

2007年11月中,田某受公司派遣赴江苏无锡联系业务,后随车押货返回,11月18日凌晨1时25分左右,当运货车行至浙江杭州时发生交通事故,致使田某当场死亡。当时,田某有父亲69岁(以下简称“田父”)、母亲64岁(以下简称“田母”)、兄弟姐妹五人、妻子36岁(以下简称“田妻”)、女儿3岁(以下简称“田女”),案发后田某家属方与圆山公司协商工伤死亡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圆山公司坚持认为田某系私事外出,其死亡不属于工伤事故。 

律师代理经过 

2007年12月25日笔者受田某家属(田父、田母、田妻、田女)委托,代理其向圆山公司工伤索赔事宜。

田某之死究竟是否构成工伤是本案需要处理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关系到田某家属今后生活着落的至为关键的问题。接受委托后,代理律师通过分析现有材料,发现形势对家属方很不利。家属方手头仅有的材料是:1、田某工作证,有公司名称、职务、工号,但没有公司章;2、货运发票,是田某家属从田某遗物中搜寻得来的,但该发票上仅注明付款方为圆山公司,并无田某签名;3、圆山公司为田某缴纳社会养老保险清单,但清单显示缴费起止时间是2007年1月至2007年10月;4、交通事故部分案卷材料,包括事故责任认定书、肇事司机讯问笔录及肇事车货物过磅单,但上述材料均未能显示田某系因工随车。而圆山公司恰恰坚持的就是田某系因私外出,与公司无关。虽然田妻提供了田某生前使用的手机,称该手机及手机卡系公司配发,机内储存的数条田某与田妻的短信也反映出当时田某是受公司指派提货并被公司强行要求随车押运的,但该手机卡属神州大众卡,案发后即已停用,无法查验号码、机主,即使能查出号码,也无法证明系公司配发,而手机内的短信因为手机受损严重已无法显示。

代理律师经过仔细询问田某家属,特别是第一时间赶赴杭州处理交通事故善后的田妻、田某哥哥及二姐夫,得出结论:要想证明田某系因工外出、死亡,必须去杭州交警部门查阅案卷、询问肇事司机方及其留宿处并到田某提货单位全面搜集证据。本案的特殊性同时也给代理律师提供了另一线希望,由于本案属交通事故工伤死亡案件,案涉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死亡赔偿两方面,而交通事故赔偿方面,肇事车主为安徽农民,系贷巨款购车,事故的发生给这一家人造成的打击也极为惨重:车主及两个儿子均在车上且均负轻伤,长子系肇事司机,被刑拘,将可能面临有期徒刑,车头报废,交通事故系其追尾所致,交警部门认定其应负主要责任。肇事车主一时间也手足无措,遂委托其老家一朋友何某打理。经与何某电话沟通,肇事车主方面的意图很简明:要钱拿不出了,如果死者家属能配合,少要点赔偿,以免肇事司机判刑,他们将全力配合在江浙相关地方搜集田某因工外出的证据,以求让圆山公司足额负担工伤死亡赔偿。他的理由很简单,案发前他们也坚决不同意田某随车,这是长途货运司机的“行规”,但圆山公司一连数次电话强令田某随车,导致死亡。自然,如果死者家属方不“配合”,那他们也将在交通事故赔偿案件方面甚至在工伤索赔案件取证工作方面予以阻挠。

2007年12月26日,笔者乘飞机赶赴浙江杭州,先到杭州交警部门调出了所需要的案卷材料,随后赶往江苏无锡,找到何某,并在其“帮助”下找到过磅的物流公司、肇事车主,随后又到田某提货单位,通过该公司调出了有田某签字的“物品放行单”,单据显示:田某于2007年11月16日在该司提取了下脚料等货物,该司仓库部门负责人还特地在该放行单上作了批注以示与原件一致。

至此,认定田某系因工外出的关键证据即已具备。

2008年1月田某家属向佛山市南海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 2008年3月14日佛山市南海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佛南劳社伤认(2008)01681号工伤认定书,认定田某之死为工伤,圆山公司不服该认定,申请行政复议,2008年5月20日,佛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上述工伤结论。

田某家属四人(父母、妻子、女儿)随即向南海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请求圆山公司支付丧葬补助金14166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141060元、一次性支付抚恤金756000元(其中,田父为11年计198000元,田母为16年计288000元,田女为15年270000元)。(注:佛山市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2006年为2100元、2007年为2361元)

关于职工供养抚恤金的给付方式与标准,是本案争议最大的一个焦点问题。圆山公司认为:田某有兄弟姐妹共五人,其妻子有劳动能力,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故公司仅需按田某分摊的供养义务比例按月向田父、田母及田女支付抚恤金。

笔者则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仅适用于普通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工伤赔偿有特别的规定即《工伤保险条例》,广东省还有《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二者均未规定供养亲属抚恤金是按月领取的,而只是规定了一个给付标准:即按工亡职工本人月工资的30%或者40%计算每一个被供养亲属的应得额,既未再规定按供养义务人数分摊,也未规定只能按月支领。究竟是按月领取还是一次性领取抚恤金,工伤职工本人或者其供养亲属有选择权;社保机构可以按月发放抚恤金,但圆山公司连社会工伤保险尚且不给员工办理,又如何保证在今后若干年内按月、稳定地支付抚恤金?因此,圆山公司理应一次性支付全部抚恤金,且不能按供养义务人数分摊。

2008年8月8日,仲裁部门作出南劳仲案非终字[2008]442号仲裁裁决,裁决:一、圆山公司应支付丧葬补助金12600元;二、圆山公司应自2008年11月19日开始按月支付田父、田母每人抚恤金1500元,直至失去供养条件止;按月支付田女抚恤金1500元。直至其年满18周岁止;三、圆山公司应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100800元;四、驳回申请人其他仲裁请求。这等于是支持了圆山公司按月支付的主张。

收到裁决书后,田某家属与圆山公司双方均不服,并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向南海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08年11月21日,南海区人民法院作出(2008)南民一初字第3827号民事判决,认为:“……(三)供养亲属抚恤金……应按职工本人工资3500元/月的30%发给供养直系亲属,抚恤之和不得高于职工本人生前的工资,原则上按月发放;参照佛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佛劳社[2004]106号文件精神,可一次性发放,按以下标准发放:不足18周岁的人员计算至18周岁,65周岁以下的计发10年,65周岁以上的计发5年。……”判令圆山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一、丧葬补助金12600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100800元予田父、田母、田妻、田女;二、一次性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367500元予田父、田母、田女,双方终结工伤保险关系。驳回双方其他诉讼请求。

圆山公司不服一审判决,随后上诉。2009年3月13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佛中法民一终字第24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9年5月11日,圆山公司与田某家属方达成执行和解,圆山公司一次性支付赔偿款260000元。 

办案心得: 

通过全程跟踪办理田某工伤死亡赔偿案件,笔者感触颇多。 

首先,律师的取证工作在本案中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为了证据,特别是关键证据,代理律师一定要舍得下功夫,纵使此过程中不免劳苦甚至风险。

田某能否被认定工伤,直接关系到其家属巨额的赔偿能否顺利实现。目前,相当多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用工极不规范,员工要想证明与企业的劳动关系异常困难甚至不可能,本案中田某身居公司要职,全面主管公司生产及市场开拓,与公司老板有着十多年友情,此前田某也提出过要与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办理社会保险等,但公司方面则一推再推,并反复“动之以情”“示之以威”,就是不肯签订劳动合同,一名公司副总尚且如此,普通员工的处境更可想而知。一旦发生劳动争议,员工首先面临的障碍就是如何证明与企业存在劳动关系。本案虽不存在劳动关系认定的障碍,但如何证明田某系因工而非因私外出同样面临举证困难。等到代理律师介入时,直接从公司方面获取相关证据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甚至当代理律师向当地社保部门要求调取田某参保记录时也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前后跑了三四次才拿到。

而最关键的证据却必需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江浙去调查、搜集。接受委托时,笔者已先明告田某家属:江浙那边也不一定就能搜集到相关证据。原因很简单,一是田某所在行业乃废金属回收提炼,目前国内对这一行业的管理谈不上规范,实际操作中供销双方也未必能做到每个环节都有书面单据;二是即使有田某签名的书面材料,相关供货单位又未必肯顺利地提供,何况家属方面先已得知供货方强茂公司同样也是一家台资企业,这方面的阻力可能会更大。

而且,本案所牵涉到的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事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代理律师的取证工作。前文已述,肇事车主委托的何某虽答应“帮忙”,但这种帮忙是有对价的,这种对价直接影响着交通事故赔偿案件的进展,甚至威胁着代理律师的人身安全。笔者之前已从田某家属谈论中得知,这位何某在当地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是以当笔者要求田某家属方派一名代表一同前往江浙取证,竟无一人愿去。笔者从杭州转车至无锡,甫一下车就被四名黑衣光头纹身男子围住,笔者当然知道是对方给出的下马威,然异乡孤身,彼时彼境也着实让人紧张,而且在无锡的两天,这几位“保镖”一直如影随形,吃住都在一起。但笔者与何某沟通时自始至终注意分寸,与其一起分析利害得失,既不随口承诺,也不一概排斥,最终何某也出于自身利害考虑,积极地配合笔者搜集到了关键的证据。从而,本案才有了完全不同的诉讼结局。 

其次,据理力争,透彻的法律分析最显专业功底,也才能折服对手。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支付方式与支付标准。关于这个问题,前文已有所交待,这里笔者再将审理过程中出具的代理意见摘要几点:

1、《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定:“……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向职工支付费用。”此处只规定了参照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并未明确规定支付的方式只能是按月支付;

2、圆山公司认为一次性支付会因权利人中途丧失资格(死亡或者取得自主生活能力)而对义务人不公平,但相关法规与司法解释并未直接明文规定抚恤金只能按月支付且每次支付时必须提供生存证明,从反面证明圆山公司主张不成立;何况,就风险性而言,按月支付对公司的倒闭、逃跑或者干脆粗暴拒绝支付给供养亲属所带来的领取不能的风险,较之于一次性支付后供养亲属的中死亡给被诉人带来的所谓风险也完全不能类比。

3、《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的规定》规定了丧失抚恤金待遇的情形,但这只是从另一个方面确认了享受抚恤金待遇的资格条件,而不能反过来推导出,因为有这些丧失的可能情形存在,所以抚恤金不能一次性支付。

4、《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也确认了一次性支付的原则,与此相类,圆山公司既不与田某签订劳动合同,也不为其购买工伤保险,其违法性质非同一般,对其份所应当的赔偿责任也理应按一次性支付来确认。

5、圆山公司认为权利人可能中途丧失资格,一次性给付会存在“给过了头”的可能。这是将必然发生的客观规律(人之生死)约定为给付的条件,显然也违背了一般民事法律行为成立与生效的原理。

所以,无论是依据法律还是于情于理,基于其违法在先的事实,圆山公司都应当一次性支付抚恤金,而按月支付等于在事实上承认了其不按法律规定为员工投保社会保险的违法行为,并因此而给员工家属方行使正当权利造成了毫无根据、非常大也极为不公的人为的障碍。

关于是否按供养义务人数分摊,首先,国务院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均未做类似规定,而且,工伤保险条例在考虑抚恤金标准时已是按死亡职工本人月工资的30-40%计算了,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计算基数则是“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两者本就存在先行分割与否的巨大差别了,所以后者才会要求在数个供养义务人之间分摊。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请求一次性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有本统筹地区政府文件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二审法院则在判决主文“本院认为”部分完全采纳了代理律师的代理意见,从而最终支持了家属方一次性支付抚恤金的请求。

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对方律师即私下对笔者表示了赞赏。对方律师并非以劳动法律为专长,但多年执业经验,使得她一看过笔者代理词后即予以首肯,并在二审中仅仅安排其助理出庭,说明她对本案的审理结局已然明了,程序的进行只是拖延时间而已。这一点,二审主审法官也当庭作出了同样的评判。

大家都在看

对人社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

二、《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认定,应当以有关机关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或者

时评律师
更多>

安庆小伙高温加班12小时死事件分析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雷政富重庆受审:借款行为是否构成受贿?

时评律师:高文龙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

从刘志军案看职务犯罪的预防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阴阳购房合同效力如何认定

时评律师:李顺涛

擅长领域:医疗事故  交通事故  婚姻家庭  遗产继承  劳动纠纷  合同纠纷  罪与非罪  债权债务  房产纠纷

厦门brt爆炸案赔偿方案分析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